內湖「百戶大廈」海砂都更15年不動 氣質淑女「戴鍋蓋炒菜」:全家會被壓死
分享到: Facebook Plurk twitter
2019/12/12 ETTODAY新聞雲

台北市政府近來大動作宣示海砂屋都更刻不容緩,實際進度卻是牛步,位於北市精華區的3個個案仍難逃原地踏步命運。本刊調查,台北市都市更新處目前20多人要審理超過400件的都更案,其中不乏流動率高的約聘雇員,導致許多時間耗費在人員交接上,各案也因此陷入膠著。


隨著時間的流逝,被迫搬遷的海砂屋受災戶抵不住逐漸加重的經濟壓力,不是無奈向建商妥協,就是打算冒著風險重返危樓居住,人命比紙薄的荒誕劇碼在台北市活生生上演,對這座打算邁向國際一流的都市來說,無疑是最大的諷刺。


= 

▲明園大廈(紅圈處)距離內科不過300公尺,殘破的外觀與左右高聳聳的新穎大樓形成強烈對比。(圖/鏡週刊提供,下同)



日前,台北市政府召開記者會,宣布將19處「須拆除重建」的海砂屋建築基地迅行劃定為都市更新地區,藉此降低送件門檻,並允諾限期內拆除重建,海砂屋專案簽核可享有30%的容積獎勵,再搭配原本的限期停止使用、限期自行拆除等管制手段,一時間,讓海砂屋加速重建彷彿出現一道曙光。但這一切看在受災戶眼中,卻格外諷刺。


週一上班時間,位在北市科技重鎮的內湖港墘捷運站進出人潮不斷,附近商辦大樓林立,許多科技大廠總部設立於此,大大小小企業近6,000家,估計每天早晚有15萬上班人口移動,每年創造產值超過4兆元。


只不過在如此精華地段,距離港墘捷運站短短300公尺處,竟佇立一棟外觀斑駁的暗紅色建築,四周架起綠色鐵網,路人紛紛走避,與左右宏偉的知名建案「長虹虹觀」及「移動光城」形成強烈對比,它是都更15年不成的海砂屋─明園大廈。


「我每天為這個房子跑來跑去,一下都更處,一下建管處,一下是建商…」說起這2年來的點點滴滴,明園大廈的陳奶奶難掩心中憤怒,痛訴北市府形同幫凶,「台北市政府雖口口聲聲說重視海砂屋重建,實際上卻一再拖延,我們這個案子是給約聘人員辦的,前陣子因為窗口離職又換人,所以我們事業計畫的幹事會議表定12月12日召開,但等了一個多月,到現在都還沒消息。」

台北市裡不乏明亮新穎的都更中心,對比官員八股的僚氣格外諷刺。

本刊去電台北市政府,證實陳奶奶遇到的狀況。首先,關於都更中繼住宅的問題,更新處先說要問建管處,建管處又說要問都發局,一個小小問題都得打上3通電話才能釋疑,顯然各局處間對彼此的業務並不熟,也缺乏單一窗口;再者,市府官員面對記者的各種提問,充滿濃濃的官僚與不耐。


以更新處一名江姓科長為例,不僅答起話來三聲一唉、五聲一嘆,甚至在回覆海砂屋的案件進度統計時,還脫口而出:「其實,(海砂屋案件)要送不送(事業計畫)對我來講沒那麼重要,因為要送就是要整合,沒有整合好,什麼都沒有用。」


海砂屋散布在台北寸土寸金的精華地段,對受災戶而言,原本只期待一處安居的住所,如今卻成為夢魘,也成了這座要邁向國際城市的市容毒瘤。

=

=

=

在搖搖欲墜的海砂屋裡,住戶們總不自覺繃緊神經,提防著頂上的天花板在某一秒內崩塌,如此極端的高壓環境,即便是淑女也瘋狂。


距離港墘捷運站短短300公尺處,佇立著一棟外觀斑駁的暗紅色建築,四周架起綠色鐵網,與左右宏偉的知名建案「長虹虹觀」及「移動光城」形成強烈對比,它是都更15年不成的海砂屋─明園大廈。


林小姐一家四口至今仍居住在極度險惡的明園大廈海砂屋裡,浴室天花板隔板因不堪掉落的水泥塊重壓而往下垮,已逼進一個成人的頭頂。她直言,自己如今每天活在心驚膽顫的世界裡,早晚會崩潰,「現在我們都不太敢進廁所,廚房上面也是啊,幾年前水泥掉下來了,到現在我煮菜都要戴著鍋蓋。」


她指著客廳裡一張長方形的大理石桌說:「我跟你講,我們家的天花板就跟千層酥一樣,鬆鬆軟軟的,雖然有請人做過補強,但如果天花板掉下來壓到我女兒怎麼辦?所以我現在都把餐桌的椅子拿開,叫女兒每天晚上睡在桌下,我就躺在旁邊陪她。」


林小姐說起話來又急又快,不過,社區其他住戶透露,林小姐原本是個有氣質的淑女,是因為極度高壓的環境,才導致精神如此緊繃,甚至處處與人針鋒相對。

為何不學其他人搬離?林小姐的聲音一下尖了起來,「你要叫我們住在哪?我跟你講,那些出去的就好過嗎,那些房租都是一筆負擔,我們都是上班族,又不是有錢人,住在這裡就是要承受那種壓力、心驚肉跳的壓力,全家會被壓死都不一定。」


「難道政府要等出事了,才來給我捻香,上鮮花、上輓聯,然後再假裝難過,發慰問金嗎,我不要!我只要你(審議都更)動作快點就好。」她說。

圖、文/鏡週刊